• 赳赳,人造场地,高清视频,39'33'',2016,截屏,局部
  • 赳赳,人造场地,高清视频,39'33'',2016,截屏,局部
  • 赳赳,人造场地,高清视频,39'33'',2016,截屏,局部
  • 赳赳,场地1,高清视频,3'35'',2017,截屏,局部
  • 赳赳,场地2,高清视频,3'35'',2017,截屏,局部

日光亭项目 / 赳赳:人造场地-明日

2017.04.20 - 2017.05.20

艺术家:赳赳

策展人:李佳

艺术总监:唐昕


“人造场地:明日”是日光亭项目在2017年的第二回展览,包含了艺术家赳赳新近完成的三件影像作品。“人造场地”在这里所对接的概念是多重的,它可以容纳每一种由劳动或关系所改造的物理或社会空间,也可以被抽象为任何一次构建行为所打开的世界,当然更可以被引申为这种空间和世界的生产,它在赳赳的作品中被着意强调和落实为现代城市藉由技术、规划、想象和人群每一次具体而日常的经验行为所产生的变化、扩充与更新,只不过,这一过程已经在以数字、网络和计算机科学为原动力的当代技术条件下混杂了虚拟与实在、想象与体验、认知与信仰,一种由视觉所肇端和表征的现代性如何曲折地通过数字和互联网技术获得绝对的表征:那些由数字所编码与控制的、看似透明却从未透明过的图像,是如何将生活变做可能性或无限时间的甜美许诺,并以此掩盖了那从未被清算的现代性的债务,对只属于明天的主体的债务。

在赳赳的影像作品中,这种对现代性债务的追索,以冷静而稍带刻板的方式富有耐心地推进着。他曾经将这项工作描述为一个看似古怪的问题,“笛卡尔是哪里人?”。在他看来,现代心灵或现代性的债务的肇端,在于笛卡尔发问的那一刻,而正是笛卡尔将坐标系引入现代知识体系并以此为基座重构了我们的空间想象。“哪里”不再是某种记忆所附着的全部声音与气味,或是篝火边的口传心授的故事,不是脑海中浮现的被危险、云雾和动物所标记与现实化的路线,而是一个抽象的位置,它可以被彻底的透明化,就像电影《饥饿游戏》中附向沙盘的权力者,他们的俯视在完成着一种抽象的治理,而着抽象的治理对应的永远是肉身的毁灭。

而这看似无辜的透明,正是赳赳的作品企图加以刺穿的对象。他的作品中似乎只有经过参数化设计和数字建造所生成的“人造”图像:包括60年代早期人机界面的图形、贝尔实验室所生产的用于军事和航天工业的视觉渲染资料、作为当今城市模型之一的迪士尼乐园的肇端、虚拟城市等交互式电脑游戏的改编、地图的数据处理和量化分析、参数设计和数码建造的界面过程……我们可以把它们看作一段以计算机生成图像或虚拟空间风景作为最主要资源、工具和处理对象的新型蒙太奇。数字图像代替了传统意义上的电影镜头,构成叙事句法的基本单位,但同时它也成为叙事所加以深挖、考古、串联与激发的对象,更重要的是,图像因此呈现出一种无法被其内容、表征和逻辑所全权代理的主体性,但这不是艺术史或电影学意义上对图像内在生命及其美学-政治能量的肯定,而是唤出潜藏在现代视觉体验与虚拟现实经验背后的那个利维坦,一个被技术所中介和增强的全球城邦在无声无息中安置在每个生命体内部的阿凡达,这是现代性所强加于我们每个人的债,也是我们不再无辜的证明,而这证明也是一种唤醒,那是我们对明天的赌注。

赳赳,1986年生于兰州,2011年毕业于四川美术学院艺术史论系,获学士学位,现生活、工作于北京。


|日光亭项目|

始于2012年的“日光亭”项目以泰康空间二层展厅为场地,旨在为艺术家实现具有整体性和实验性的个人项目提供更加灵活机动的平台。2016年“日光亭”项目重启,一方面延续了对不同项目方案的差异性的尊重和开放的思路,另一方面则尝试以最大限度保留作为个体的艺术家在因地制宜时所带入的不确定感和连续性的结合,通过呈现艺术实验的复杂性以打开多样视界与丰富讨论。2017年,“日光亭”项目将青年策展人群体也纳入关注,同时将视野投入到其他多元的领域。



下载展览海报及新闻稿:

展览海报

新闻稿

2017

2016

2015

2014

2013

2012

2011

2010

2009

2008

2007

2006

2005

2004

2003